迷之叉烧

作赋吟诗空自好,不直一杯秋露。

我突然有一个想法

会不会,岸本老师画柱与斑啊、止与鼬啊这种相处模式的本质与鸣佐类似的事情,不仅仅是为了丰满人物形象,还想要给读者营造一种“啊木叶er的相处模式就是这样的”,以达到使鸣佐的“友情”真挚而又不那么显眼,甚至批判现实世界中物欲横流的社会关系的目的?


然而岸边老师千算万算,算漏了我们能给他们腐成六件套😂


评论(1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