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之叉烧

自恋如我,心情不好的时候,看看镜子就好了

[重发]让世界感受(看得到我们却吸不着的)痛楚!

p2涉蝎迪、角飞


顺便——一个晓组织搞乐队的脑洞 求大佬投喂😂

我好想吃那种——

现pa、晓组织是个摇滚乐队,带土是主唱弥彦是副主唱,长门是后台老总+谱曲,鼬是写词的,其他队员分别是乐器手

然后有一次演出,带土沉迷和某新闻摄影师谈恋爱给忘了,偏偏弥彦还因为公事没能到场,结果南姐现场独挑大梁(因为只有她记得全部歌词),没想到一唱走红,时而温柔时而庄严的女声和摇滚乐相性意外地非常好,大家都爱南姐

然后长门就敏锐地让小南做了主唱,弥彦退出去找了五个和他审美一致的人组了个佩恩乐队(因为他觉得只有自己是主唱才能配得上成为主唱的女朋友)

带土本来也想退出,和男朋友回老家结婚,结果男朋友说就喜欢看带土搞乐队,但是回去了也没有主唱当了,唱点啥都一群人在那求南姐版,只好站在舞台的角落里敲三角铁……

新演出的照片一经曝光,角落里的带总就被沙雕网友们发现并且被拿到论坛上聚众哈哈哈

——的论坛体


关于队员们的乐器也有想:

小迪和蝎是吉他手,飞段是贝斯手,小南曾经是键盘手,鬼鲛是鼓手,角爷就比较nb了,他什么都会,当歌曲里需要添加非传统摇滚乐元素的时候他就会上场(比如竖笛啊小提琴啊钢琴啊…)


12.15再编辑:我又脑了好多,中量带卡提及(说好的刷作业结果一下午就写了几道选择…)

比如带土还是主唱的时候,曾经把台下的卡卡西一把捞上来高调官宣,卡卡西紧张得宛若一只熟虾,在台下大批土粉的凝视下不知所措。这也成了带土不好好工作最终成了敲三角铁的导火索…

比如分别成了主唱的弥彦和小南经常互串对方乐队,给对方当伴唱什么的,羡煞带土(。

比如角爷一上场就至少带三样乐器,背上背着小提琴、身上挂着手风琴、腿上别着笛和管…像个特种兵

比如贝斯手飞段的粉丝都特别有钱,因为只有买得起几千块耳机的人才能听见贝斯的声音…

比如长门本来是安排小迪给南姐当副唱(因为小迪唱歌特别吵,和南的声音相性很好)结果小迪唱歌太洗脑了,嗯嗯嗯的,不得已又给调下去了

比如导致主唱换人的那场演出,打出的广告主题是“恶魔的低吟”,结果小南火了以后土粉们纷纷表示:如果南姐和带总两个恶魔同时在我耳边低吟,我会成为小南的喽啰。(土:???)

比如南姐火了以后带土唱啥都有人去求南姐版,给男朋友唱个生日歌也有人求南姐版(土、弥彦:别想了不可能的!)

比如佩恩乐队的成员虽然发色啊耳钉鼻钉舌钉脸钉啊风格都一样,但六个人长得太不一样了,还是能一眼就认出来,有一种又协调又不协调的美感

比如南姐换成主唱之后,过激南粉和过激土粉爆发了激烈的争吵,但这都没有改变长门的决定。很久很久之后是因为土音域高(阿飞声线)不当主唱太可惜了,又把土调上来了,和南姐轮流当主唱

比如卡卡西说喜欢带土搞乐队有一点点私心是因为搞乐队费体力,带土回家就不会老想着搞♂他

比如蝎的手指特别灵活,弹吉他弹得飞快,大家甚至只能看见残影。所以蝎就负责跟主旋律,同为吉他手的小迪就负责“邦邦!”或者“邦-邦-邦-邦-”的伴奏(和贝斯有什么区别啊喂!

……先po这么多,以后继续😂(我好兴奋

(日渐全员喵化。。)

(因为突然很想画小南)

火影教会了我嗑叔叔阿姨爷爷奶奶,现在一天不吸浑身难受,南姐应该和水门爸爸差不多岁数吧?怎么也奔四了。有了这个认知,小南突然变得格外美味

呜呜,优雅的阿姨最喜欢了

现在要抓一个宇智波猫去做♂实验,是谁这么幸运呢?


(我迷之叉烧,就只画一次火影变猫!不管多少赞,就只画一次!绝不多画!…………真香。)

抓娃娃机有参考照片

洗衣机——一只需要用单只袜子喂养的小怪兽

(纪念我的第三只被洗衣机吃了老伴的袜子orz……)

现pa,礼物


(斑背后的疤是胎记,据说上辈子致死的伤痕会变成胎记)


一个真正和平、幸福的世界

带斑舍己为人,给大家创造幸福,自己却无暇享受,真的非常高尚了!(突然闭眼吹)

其实美好的幻境有什么不好!幻境里我就是宇宙的中心,不努力也可以很快乐!而且根本没有什么烦心事,简直是天堂好吗!!



不勾线玩家再次上线😂但我觉得比上次不勾线画的好看点,开心心

今天跟着学校去了北航,参观了北航的两大实验室和学生做实验的楼。有个学长特别热情,还试图教我们开飞机(好像我们真的学的会一样orz),突然就get了工科男的苏点

激情画图!(。)